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正文 >

且说秘书腐败

归档日期:06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正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“河北第一秘”李真的东窗事发后,人们在惊叹这一巨贪的贪欲之大的同时,也引发了对“秘书腐败”这一问题的关注。近些年揭发出的许多官员腐败案件,往往是“拔出罗卜带出泥”,内中都少不了秘书的肮脏活动。影响较大的,有的秘书陈健受贿40、9万元,判刑15年;王宝森的秘书闫振利贪污1万元,判刑7年;铁英秘书段爱华受贿5、6万元,判刑5年;黄超秘书何世平受贿24、3万元,判刑16年。正在审理的,还有慕绥远的秘书,涉及远华案的一个省领导秘书等。李线万元,另有巨额贪污,其贪婪远远超过他的前辈。这个“河北第一秘”,确实创造了当今的“秘书腐败”之最。

  秘书,按辞书上解释,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领导人综合情况,调查研究,联系接待,办理文书和交办事项。它是领导的助手、参谋和事务处理者,本身并不具有官的权力。在一般人的眼里,他们跟着领导,拎着皮包,鞍前马后,唯唯诺诺,似乎无足轻重。实际上,由于他们最接近领导,与领导有一种特殊的亲密关系,虽然手中没有实权,却可以“狐假虎威”,凭借领导的权力为所欲为。有人称,“秘书是没有角色的角色”。“没有角色”,是指秘书是为领导服务的,一切应按领导意图办事,不宜自作主张。说他们也是“角色”,因为秘书又可借领导之名,做一般人难于做到的事。一些心术不正的秘书,如李真之流,就可从中假传圣旨,作威作福,干出许多罪恶的勾当。

  秘书,本属一种公共职务,他虽然常侍领导左右,但和领导的关系应是一种工作关系,做秘书应做的工作。然而,时下一些秘书为了和领导套近乎,就抱领导的大腿,像侍女一样照顾领导的生活,将公务服务的职能向生活服务的职能倾钭。陈健就是因为经常陪打球,获得的青睐。这种政治生活私人化的结果,秘书也就由“身边人”转成“自家人”。像李真,更进而和他的领导“杨伯伯”建立了养父子的关系,这就更是亲爱至朋了。这样,本来不是“官”的秘书,更可以“狐假虎威”,代斩代行,摄取到比一般官更大的权力。这里,不妨参照一下历史上的宦官情况。宦官本是奴仆的身份,没有什么权位可讲,但由于是君王的“身边人”,有些野心勃勃之徒,就可以利用“身边人”的优势,窃取到相当大的权柄。秦始皇死后,他所宠信的宦官赵高,竟能伪造诏书,逼死太子扶苏,拥立胡亥登基,“指鹿为马”,权倾一时,导致秦二世而亡。这表明,对权力者的“身边人”和“自家人”,如没有必要的规范管理,就会产生权力的异化,带来十分不好的后果。据此,对秘书这个既无权又可能滥权的特殊职位,需要制定正确的工作准则。秘书工作是国家公务,秘书人员属公职人员,它不应成为某个领导人所私有,所私用。《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条例》中的“纪律和监督”一章,有个“十不准”,内中提出不准“指令提拔秘书等身边工作人员”,是个很有见底的决定。

  秘书,由于不像领导干部那样,拥有规定的权力,相对说来,他们也就不像领导干部那样,受到多方面的监督制约。现在考核干部,多考核担任党政领导职务的人,少有考核秘书的。这样,秘书在权力的运作中,就具有隐蔽性的特点。一些鼠窃狗偷的领导干部,为了掩饰自已的腐败,其罪恶勾当正好假秘书之手去做。秘书也正好利用自已的特殊优势,谄上骄下,为领导者的腐败活动作经纪人,出谋划策,牵线搭桥,并从中为自已分一杯羹。可以说,高官的腐败,必然会要求秘书腐败,而秘书腐败的背后,也往往伴之以高官腐败。他们是一种互动互用的“连锁式腐败”。这从1996年的“案”到最近的“慕马案”,都表明了这一点。因此,在反腐败斗争中,不能忽视秘书这一环节,要对这个权位不高但能量很大的职位,加强监督和管理,切不可使“秘书失控”,任“秘书弄权”。

  秘书,由于是领导者的“身边人”“自家人”,还有一个优势,就是容量被提拔,容易做官。李线年竟当上河北省国税局党委书记、局长,其中关键性的转折,就在于他成了河北省委领导人的秘书。“近官者官”,是一种古老的官场病。著名诗句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”,就是曲折地针砭这一流弊的。“近官者官”,就是任人唯亲,而非任人唯贤。它不是如中央《条例》所指出的,任用选拔干部,要看人的德、能、勤、绩、廉;而是以自已为中心,看人的亲疏好恶。李真除了会吹会拍会钻营外,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干,在担任省国税局局长前,已受贿几百万元,根本不宜提拔,但由于和某领导者的特殊关系,仍然乘上“火箭”,当上了正厅级官员,还谋算着向“封疆大吏”、副总理进军呢!对此,也有领导干部内心不满,但由于他是领导的“身边人”,“不看僧面看佛面”,也就默认了。李真一旦做了局长,“由仆为主”,就不再“狐假虎威”,而是大发他的“虎威”,大肆贪污受贿,疯狂进行权钱交易。他对一个商人赤裸裸地说:“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,我在官场也需要经济支持,我支持你赚钱,你支持我从政,我官越做越大,你钱越赚越多。”由此可见,“近官者官”,任人唯亲,将会为李真这样的“秘书”平步青云打开多么方便之门。当然,这样说,并不意味着所有秘书都不能提拔做官,秘书和其他人员一样,有优秀的,有一般的,有不好的,优秀的秘书,符合做官的条件,当然应当重用。不过,这种用,也要按干部选拔任用的程序,由领导集体决定,不可某个领导个人说了算。现在有些领导干部对自已身边的秘书,总觉得不提拔一下,似乎说不过去,于是不问良莠,就利用权力“指令提拔”。这反映出,“近官者官”的问题,归根到底是领导问题。要制止李真这样“近官者”的升迁作乱,首先要对为“官”者的权力作好监督和约束。

  总之,秘书是官场上的一个特殊群体,“秘书腐败”与官长腐败相辅相承,息息相通,正视和解决“秘书腐败”问题,是全面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的一个重要环节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hellohailey.com/zhengwen/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