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正文 >

人民网-房产

归档日期:06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正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11月1日,宜昌市商业步行街拆迁工作正式启动。据当天发布的拆迁通告,在2005年10月31日前,建设区域内的600多栋房屋、1700多户居民将全部拆迁完毕。

  如果再算上隆康小区旧城改造、沿江大道延伸项目的1500余拆迁户,宜昌城区拆迁户已经达到3200多。据称,这是宜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城市改造行动。

  11月14日下午,记者走访了商业步行街拆迁地区。几乎在每一个拆迁地段,都可以看到拆迁标语,如“实施旧城改造、提升城市品位、支持拆迁工作”、“消除火灾安全隐患、造福人民服从大局”、“支持拆迁、充分展示经营者风采”等。

  穿行在陶珠路、环城南路的一些小巷内,一座座破旧不堪的房子映入眼帘——因为年代久远,墙壁长出了青苔,正一块一块地剥落,衣物杂乱地晾晒在电线上,而生活垃圾随处可见,有的甚至被扔到了树枝上,在阳光下随风飘摆。

  在沿江大道拆迁范围内,很多商业门面大门紧闭,“因为就要拆迁了,租也租不出去,不得已才关门的。”一位老太太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了解到,此次拆迁规模之大,为有史以来宜昌之最。拆迁范围在云集路、培心路、四新路、环城东路和沿江大道合围地段,总用地面积8万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14万多平方米,大体分为住宅用房、办公用房、商业用房和公益性用房4类。

  在此前的动员会议上,副市长张建一强调说,“在拆迁工作中,各相关责任单位要团结协作,创造良好的合作环境。……杜绝野蛮拆迁,确保社会稳定。”

  “商业步行街干净规范,对生意确实很有好处。”一位在解放路做服装生意的女老板对记者表示,大规模的拆迁,已经势在必行了。

  11月6日下午4时许,记者来到陶珠路39号市建筑一公司宿舍,朱应清老人安静地坐在屋檐下,院子里不时有人进进出出。“院子里住的都是外地人,原来的住户陆陆续续搬走了。”朱老告诉记者,她家的房子很窄,只有10多个平方米,现在租给一个姓李的重庆人。

  1945年抗战胜利,朱应清28岁,她和丈夫在桃花岭建起一座平房,客厅、卧室、厨房、卫生间一应俱全,4间房共60多平方米。“为了建一个像样的房子,我们借钱买了40根杉木,”朱说,那时她唯一的女儿才6岁多一点,之后,女婿上门,一家人在那里住了整整25年。

  1970年,朱应清一家和其他81户被要求搬迁。原因是桃花岭要修建“中央首长住宅”,出于保密和防卫的需要,附近数百米之内不能有任何民房。该建筑不同于一般房屋,看起来坚不可摧,于是老宜昌人均称之为“乌龟壳”。

  朱应清的房子与“乌龟壳”仅一墙之隔,在得到330元的“征地补偿”后,她被安排到陶珠路39号单位宿舍。

  现在,“乌龟壳”所在的地皮已经卖给某房地产开发商,短短几个月,一座占地面积4.9亩的大型商住楼拔地而起。而在不久前举行的宜昌秋季房交会上,该楼盘房价已飙升至3100元/平方米。

  朱应清回忆说,单位安排的宿舍只有10多平方米,她怎么也不愿意从桃花岭搬迁,单位领导多次上门做工作,在大哭大闹了3天3夜后,她最终还是无条件地妥协了,“我只是一个普通工人,想想,还是应该服从大局嘛。”说到了以前的房子,朱应清顿时激动起来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自家6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拆掉后,朱应清一家搬迁至位于陶珠路39号的市建筑一公司宿舍。“当时家里一共有8口人,就挤在10多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,实在住不下了,就对房屋进行‘改造’——先搭,了个阁楼,后又起了一个偏房……”

  对搬迁后的生活,朱老充满着憧憬,“最迟明年搬迁吧,到时候我想住2楼,太高了难得爬……”

  陈高原的家就在这条街的中间位置,离这座城市著名的国际大酒店不到100米。11月7日中午,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臭味,陈高原从门口望去,对面满眼都是断壁残垣,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,街坊邻居大多搬出去了,只有他一直坚守在这里。

  据市房屋拆迁公司负责人介绍,隆康小区总拆迁面积5万平方米,原计划4个月时间内拆迁结束。今年初,市房屋拆迁公司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进隆康小区的这个街道,但是,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城市改造中,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利益受损。

  这些留守者的抗争,当然并不是出于对搬迁方式的不满,他们并不讳言“为了多要点钱”。

  陈高原的房子建筑面积40多平方米,按照政府出台的标准可得补偿6-9万元。“由于全市大量房屋拆迁,商品房价格上扬较快,中心城区房价一般都在2200元/平方米以上,”他说,这不仅不足以在相当的地段买到相当的房子,甚至在城区内另觅合适的安身之处,大多需要另外添一笔钱。

  但宜昌市拆迁办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认为,这样的补偿在宜昌已经是相对的高价位。

  据记者了解,隆康小区拆迁区域居民房屋非常破旧,以小户型为主,居民中有很多困难产、低保户,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非常差。居民住宅具体补偿标准为:私房1390元/平方米左右、房改房1590元/平方米左右、直管公房970元/平方米左右。

  最让这些留守者心理不平衡的是,隆康小区经过开发后,每平方米售价均在3000元以上。如果考虑容积率,则每平方米土地的地值更高,其间的增值是如何实现的?

 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拆迁地段大多是老城区,居民们聚集在一起,或谈笑风生,或打牌下棋,其乐融融,一派温馨、和谐的气氛。

  “解放前我们就住在这里,几十年过去了,当然有割舍不断的情感,搬迁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想找一个配合默契的牌友都很难。”家住陶珠路的一位刘老伯说,大部分拆迁户对老城区都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  解放路某服装专卖店老板说:“我在这里做了7年生意,有了固定的客源和很好的信誉度,与其搬到别处一切重新开始,不如就在这里,我喜欢这块地方。”

  李芝昌一家住在陶珠路,是步行街改造的拆迁户。他告诉记者,小时候和父母住在隆中后路,因战乱逃亡到宜都。1945年抗战胜利后,一家搬回宜昌城区,那时的陶珠路一片荒芜。为了城市建设的需要,李芝昌一家搬了好几次,他对记者说:“看到马路变宽了,公园变大了,城市变美了,我们也就高兴了。”

  对于旧城改造的意义,原住隆康小区的小卢说出了一番很有见地的话。“陶珠路一带太脏太破,这影响城市的美观,拆迁是迟早的事。”他说,拆迁户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,但政府会充分考虑拆迁户的利益,“我原先57平方米的旧房,旧城改造后换成78平方米,不仅房子新,面积也大了,而且安全得多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hellohailey.com/zhengwen/27.html